“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占tag一下
希望有小伙伴可以给我推关港文!
妈耶关港好好吃哦 我要盖章你们祖震衍生最带感了😭

审判

昨天早晨看到城南大桥过去那边的一棵树有感(。
最近写什么都比较有毒🌚

审判

伦林大街的那棵百年老树横出的那根粗壮的树枝终于被虫蛀空了,倒霉的安德烈公爵在恰好的时间待在了恰好的地点。于是,在猛烈的大风的加持下,这根被掏得半空的粗壮的树枝砸下来砸死了他。

公爵夫人气势汹汹,欲要一纸诉状把洛库特的相关人员告上法庭。理由是他们没有对道路安全进行合理和定期的检查与维护。老实说,这事儿没看起来那么简明。格厄亚政府与洛库特政府产生了争执,简单点来说,安德烈公爵因为一根粗壮的树干死在洛库特管辖的的区域,然而这棵树是属于格厄亚的,它盘根错节的地点在格厄亚。
聪明的人应该都明白了,这棵树长在格厄亚,靠近格厄亚...

【祖震】甜品

第一次写祖震 一个不成故事的片段 不太好
宛如两个有点傻的纯情少男 就没有写出他俩千分之一

但爱和甜是给爸比的! 爸比生日快乐!

甜品

Dan第一次见阿震的时候,凭脸感觉这个人应该很stiff。

所以当对方端着碗开口说:“我能和你拼个桌吗?”的时候,Dan就忍不住笑了。那声音软绵绵的,又轻又柔,听得人像喝了青梅酒,脚下飘忽忽踩着风。

这家店这个点很火爆,Dan也是个慕名而来的游客。

他回答:“可以啊。”

阿震也冲他笑,Dan觉得他应该是在笑他稀烂的国语,于是也不甚在意,毕竟大家各自扯平。

他们共同埋头认真吃起了汤圆,大概都在思索要如何礼貌进行交流。

阿震先想到了:“你是花生馅...

国家都是需要动荡的。扒皮抽骨地一次次新生,是他们的使命,甚至说,命运。
十九世纪的弗朗西斯,正在经历着一场最动人的新生。“暴力与博爱杂陈”的故事糅合着几多往事,断头台上送走的一颗颗高傲的头颅都垂倒在地,鲜血流下来,浸染了贵族们宅邸的红绸窗帘布与猩红被褥。
血统被侮辱了。那些流动在血脉里,最纯正的,不容污染的,就这么被这场革命所侮辱了。

这段时间,他的城市是被他的子民的尸体填充起来的。他们共同陷入了不可名状的恐惧与轰烈之中,共产主义的幽灵还在四周游荡,利己主义的寒冰却已经重重地砸了下来,仿佛在挑衅他从前建立起的全部精神根基。

有胡茬肉眼可见地生了出来,包括他曾经耀眼的发丝也稍显黯淡了,可那对蓝紫...

新开的酒馆放的是百听不厌的老歌,不远处有男人把嘴唇埋进女人的脖颈处,把手指埋入她们的躯体内。巴黎是属于宝马香车的。“你错了。艺术归属于巴黎,归属于我。”他浓密的金褐色鬈发里藏着颗纯净又可爱的头颅。

淌过塞纳河走过蒙马特尔大道待过红磨坊,把一束红石竹献给拉雪兹神父公墓,夏洛纳墙角响过阿拉贡的诗歌,正如他发尾扎起的缎带上印着属于这个国度的符号。那一枪惊起,是炮火中的浪漫。他的野心曾经延伸到了莱茵河西,把火种纷纷扬扬洒到了美利坚,《姊妹革命》写他们共同追逐自由,但他是阴霾下的一道闪电,阿尔弗却是向着太阳的光。

那段时间,欧巴罗的上空总是乌云密布,每每他一抬头,好像就能迎接一场激进的瓢泼大雨,混着...

[丝路]现代派假想 to cheri

给我们傲娇的一个迟到的生贺  @Mystle
我真的填的丝路(并不。
上次说我要意识流她说这是现代派大大们玩的 然而我并没有 所以这是假想 本来我还想叫现代派假想野兽…
一点也不丝路的丝路 给您🌹

现代派假想

曲:《落地开花》

踏入了圣彼得镣铐教堂 朱利欧二世诰命一声荒唐
米开朗琪罗刻悲剧雕像 最后审判吐露哪段圣殇

十诫于他臂藏 圣者的尾腔 烛火晃晃
而摩西有角长 奴隶在挣扎 芳心荡荡
波尔申纳做过弥撒 帕拉蒂尼传唱 英雄凯旋那首童话
囚封传奇 遗址壮丽难圆谎

听日月潮涨 掀海风滚烫
且饮下 带沙的一把过往
迢迢万里赴扬尘故梦 沉睡骄阳
载入喑哑再讲祷告 而时间栽入洪荒

十诫于他臂藏 圣...

也想偷偷做一个吹克存档 红发男孩也可以性感和...
不说后面这个怕被打💏

声音太多人夸过了。是原野上的烈火不熄,是耳朵里的银河飞湍,是纯正的Alpha带着野性的温柔,行走的调音台,耳朵里的春药。无论怎么说起来都只想给他打call了。

没有什么人设,如果有,人设都是我们给他艹出来的吧。Ask和直播间里是一个深藏着本质灵魂有趣非常的人。印象中最打动我的一条竟然是“爱自己的一群小粉丝,但是百分百不会和粉丝在一起,完全没可能。”

比较加分的就是他理智地对待这些看起来热烈其实薄如蝉翼的热爱,对彼此都无足轻重的关怀关系,采访里他用“奇妙”来形容非常贴切了。其实也很喜欢果断拒绝一竿子打死的态度,可惜这...

凤凰河与山谷风先生同萌群
还没有人 欢迎大家来玩呀orz

截图来自:
http://mentalfloss.com/article/79865/13-public-facts-about-my-own-private-idaho

之前没有看过这篇 感觉很有趣了!

【凤凰河与山谷风】The little flying man/小飞侠

BGM:《In The Corner Dunce》-Aleka’s Attic

【KR/虚无童话】The little flying man(小飞侠)

小孩子KK和凤凰
南极圈的自我救赎(。

1.

所有的孩子都会长大,只有一个例外。

2.

Keanu对于身边的风景第一个清晰的认知是黎巴嫩海岸线中部突出的海岬附近的教堂。教堂的墙是橙黄色,上面有红色的粗条纹,四根尖尖的高塔是浅蓝色圆顶。

上周礼拜日的时候他在那附近遇到过一个同龄男生。那个男孩执意让他摸了摸他自己的金发,他的发丝柔软又细腻,Keanu忍不住艳羡到:“这个颜色真好看。”于是男孩对他笑,问他:“你也想要这个颜色吗?”

他咀...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