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祖震】困夏

小姐姐生日快乐!我爱你!一篇短短的、什么也没有的祖震,大概就是:走路和,过日子(

困夏

Dan跟他讲话的时候,声调总像在轻轻笑什么似的。即便只用后脑勺朝着对方,一听到这样的声音,阿震也能立刻感受到身后那人的一双含了笑的眼睛在朝自己望过来。目光像抖落的烟灰,被风一吹,烫在背上。

Dan只穿了件墨绿的背心站在厨房的冰箱面前,里头冷冷的白气不断往外面冒,他喉咙里跟着发出被凉爽征服的愉悦呻吟。然后他应该是在用开瓶器开啤酒,“滋溜”一声,伴随着气泡冲上来密密麻麻的细碎声响,阿震手里的碗不由地跟着一抖,掉入水池,只留泡沫和油渍仍旧在和他的两只手掌交缠。借着厨房昏暗的灯光的掩饰,阿震忍不住暗中翻了个白...

我需要你伺机而动,但我代表上帝来爱你。

我可以侵占你,可以审判你,可以带走你。

我既作为你仁慈的天父,同时也掌控着舔舐你的恶魔的爪牙。我提得动烈焰来将你的唇齿焚烧殆尽,并吞下那团灰烬,这代表仅残余我一个占据你的唇齿;我召得来海水要将你的芳香冲散分离,并沾染全部荤腥,这象征仅准许我一人爱慕你的芬芳。

你当然会疼痛。你年轻又机敏,是被我不小心放入世界的魂魄,于是也注定是将被我带走的梦。我代表上帝来爱这条河流。但你冷冰冰,能淌过每一片烈焰;你缓缓走,便融入每一瓣洋流。你甚至锋利,轻易割疼任何你经过的一片土地。我需要你信仰我一刻钟。如果你触及大地,不喜欢飞翔。我会妥协。用火车装载,装载晃荡,装载...

【异乡组】yearn

[异乡组]
[Gattaca AU]
[Gibson/Tommy]

yearn

1.

你从海水里跑出来。全身湿透,开始打抖。

Peter拿着毛毯过来轻车熟路地将你裹住,他让你喝一杯热茶。你拿不礼貌的眼神看他,他又穿上了那件红毛衣,和他手中的那杯液体一样发出称作“温暖”的温度。
他们应该刚刚从“敦刻尔克”回来,有人又被选作骄傲的实验的对象研究体,未来将要成为栋梁,拥有完美无瑕的人生。你的嘴唇发白,而Peter看起来毫无异样。

“这次你又从那里捞回来了什么优等生?”你捧着茶问他。

“你知道,即便那些能够上月光石号的人不一定就能够被改变。况且,我们的确并不记得每一次的情况。”Peter拍拍你的...

【Farry】🐦

啥也没有 只是一个一直想写的意象(。

🐦

Fionn想要死在欲望里。“我想要变成一只鸟。但我应该是一只不能飞的飞鸟。”

然后被随意地丢弃在海滩上,身躯湿漉漉又冷冰冰。他的羽毛理所当然是纯正的天蓝色,柔顺美丽且高贵典雅。他曾经躺在暗云里,和天空一起造梦,梦里他也在欲望里。沉重地喘息着,僵硬地张开着翅膀,像被人侵犯了巢穴一般弓起了后背。继而他就突然地、毫无征兆地跪了下去,那姿势却像是趴伏着一样,他跪在了属于他自己的那朵快要分崩离析的暗云上。在刚刚那一刻,他的巢穴的确被什么轻而易举地即刻瓦解了。
那看起来仿佛是场暴行,但Fionn清楚这是一种无心之举,而他为这种无心感到无名的心动和虔诚。那么现...

【MCU】Daddy Confessions

给病友 @辞浅言深
(打下这么多tag的时候我两只手都在瑟瑟发抖哈哈哈我真的终于圆了自己一个奥基tag的梦快笑死我了

Daddy Confessions

Howard:“论年龄身份和地位,我认为我不该是最先开口的那个。”

Logan:“但你是最活波的那一个...我的意思是,比较擅长交际?”

Howard:“我们这里谁没有活泼过?”他笑起来,小胡子抖了抖。

Rumlow举了下手。
而众神之父面无表情。

Howard:“那我先开始,我有一个儿子。”

Logan:“女孩。”

Odin:“我有两个儿子……”他这句话听起来分明快要收尾了,却又突然转了个锋,继续道:“还有一个女儿。长女。”...

我们没有国王,但我们宠爱诗人。

“我是说,我不会追捧任何一个语气轻佻的矮子,或者秃头。”他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把领带卷起一尾,使它们形成一个弧度,他试图让这个弧度近似玫瑰的花瓣,但显然这轻而易举地失败了。“这太刻薄了点。”他的朋友回答道,声音里却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笑意。

于是他拿起副驾驶上的一根花纹繁复的拐杖,对着光滑洁净的前窗玻璃在并不足够伸长手臂的狭窄空间内一面敲点一面慢悠悠地道:“你以为他们那时候正襟危坐地围着圆桌在谈论什么?自由?哈,衣着华服的贵人们,除却腐朽的躯壳,实则心底就如同那种学校里难以认真的青年混混,嘴上喊着文学与数学,心里却想着下一餐的长棍面包或者梅多克里面的宝贝红葡萄酒。...

【火车组】What's the Dunkirk spirit?

What's the Dunkirk spirit?

他们得到了一段时间的休整,能够停顿下来。

Tommy觉得自己在消耗生命,而Alex认为对于命运我们都应该袖手旁观。

【1】

“我们是英雄!” 他听到他笑。街道上有人朝他们吹口哨,包括女孩,有人还朝他们竖起大拇指。事实上,这些天这样类似的关注已经多得让Tommy已经麻木了,因而他无法理解Alex的兴致勃勃。

那日火车到站的时候,他感觉到了Alex的一丝慌张,毕竟他刚刚才捧着报纸跟他抱怨过,说我们一定会被骂做逃兵的。而Tommy只虚着眼睛心想,原来太阳这么亮。阳光恒久地照在他的脸上,隔着车窗也令人感觉到身体的温度慢腾腾地升起...

【火车组】Sweet Creature(完结)

强行完结了(。

本身是想好好写一下脑洞的,但越来越平淡,就舍不得把和西皮之前可爱的脑洞塞进去了。我好像只会写短小一发完,实在不太会写连载,于是强行结束啦...

这个开头就很bug的故事我果然不会写好它,没有很认真对待他们就很抱歉了!谢谢一直看这篇和留过言的大家orz不过不管我写成什么样,他们自己是sweet creature本身就够了2333

-

Sweet Creature(完结)

01

02

03

04

10.

耐心是彼此互相给予的。

 

他感冒了。很严重的样子。

Alex下意识对方跟着吸了吸鼻子,有一丁点复杂地想。Tommy藏在被窝里,露出半个脑袋看他...

【火车组】两百镑郊游

难得做要走链接的女孩
假车也是车!

图:两百镑郊游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