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凤凰河与山谷风】The little flying man/小飞侠

BGM:《In The Corner Dunce》-Aleka’s Attic

【KR/虚无童话】The little flying man(小飞侠)

小孩子KK和凤凰
南极圈的自我救赎(。



1.

所有的孩子都会长大,只有一个例外。





2.

Keanu对于身边的风景第一个清晰的认知是黎巴嫩海岸线中部突出的海岬附近的教堂。教堂的墙是橙黄色,上面有红色的粗条纹,四根尖尖的高塔是浅蓝色圆顶。

上周礼拜日的时候他在那附近遇到过一个同龄男生。那个男孩执意让他摸了摸他自己的金发,他的发丝柔软又细腻,Keanu忍不住艳羡到:“这个颜色真好看。”于是男孩对他笑,问他:“你也想要这个颜色吗?”

他咀嚼了一下这句话的意味――感觉这个男孩有一点像之前妈妈讲的印度童话里阿拉丁神灯一般――好像只要他点头,就能满足他的愿望。Keanu把手伸到头顶,紧张地抓了抓自己蓬乱的、有些脏兮兮的黑发,然后用力摇了摇头:“我觉得这个颜色也好看。”

然后他们交换了姓名。男该说我叫河。

这是一个奇怪的名字,Keanu想,他一定没有告诉我真名。

“这名字很酷――”他有礼貌地夸奖道,男孩的眼睛有火苗嚓地闪了一下,亮晶晶得,就像他耀眼的金发。




River请求他帮忙,要他帮忙分辨这后面一周圈的果子哪些能摘。Keanu装作很了解的样子乱比划一通,他大概知道都能吃,但并不知道它们的名号。River还是对他表示了感谢。

然后Keanu又学着大人一般寒暄着问他从哪里来,年龄多少。末一个问题的答案让他大吃一惊,Keanu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然后不屑道:“你是个骗子。”

这时候他就听到了母亲在找他的声音,拖长尾音呼唤着他的乳名让他快出来,一声高过一声得不耐烦。他才意识到他被River领到的这个灌木丛十分隐蔽,Keanu有点儿烦躁,可是又碍于大人的威慑力不得不尽快结束这场谈话。

“虽然我的确是这个很大的年纪,可我又的确不会长大。”River把汗湿了的棒球衫撩起来擦了擦脸,透过衬衫围出的缝隙对他露出一个有点羞涩的笑。Keanu似懂非懂表示他得离开了,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回头看,最后还是忍不住又小跑回去塞给River兜里的最后一块糖果,并问道:“你是彼得·潘吗?”

“不是。”River把手圈成喇叭状答道:“可是我也会飞!你想飞吗――”

Keanu不敢相信,但又着急地点点头,因为他看到男孩已经挂到了旁边的树上,在远远的半空冲他举手并问他:“你下个礼拜日会来吧?”





这时候其实他已经走出了灌木林出现在了母亲的视野里,他的妈妈穿着花纹繁复的礼拜日专用长裙,却还是不能保持矜持地、怒气冲冲地大跨步朝他走过来,然后用戴着手套的手去揪他的耳朵,他立刻疼得忍不住嗷嗷大哭起来。

泪眼朦胧中Keanu抬头望见教堂背后的那棵遮天蔽日的老树顶端趴着他新结识的那位小伙伴正舔着他给他的彩色糖纸里包裹的那颗糖果,他远远地就感受到了他的嘲笑。
便立刻后悔了起来。

那可是最后一颗。他挤出点儿思绪想。




“我真希望你快些长大。”妈妈气急败坏地道。




3.

这个礼拜的Keanu格外得听话。可是妈妈铁面无私,无数次强硬地拒绝了他要再次跟去教堂的请求。他苦苦哀求,以各种条件去交换,甚至主动答应帮她洗车,也没有得到许可。
他本身没有放弃,即便今天已经是周六。

可这一次请求的时候恰好遇到多日没回家的父亲突然一身酒气地打开房门,Keanu原本是站在客厅门口的,自然而然就听到了钥匙旋转的声音,感觉那钥匙在孔洞里捅来捅去,好像找不准准头,他便知道是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回家了。

于是他有些怔怔地站在一旁,没有选择开门,也没有呼喊妈妈。下一瞬那个男人就像一道巨大的阴影一样挡在了门口,门外有光穿过间隙稀稀疏疏地照进来,伴随着是他拖长了的语调,声音粗砺又冷硬得叫着妈妈的名字,恰好和妈妈从厨房那头传来的抱怨Keanu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男人才扭过头盯了他一眼,Keanu对这样的身高差与目光感到浑身不适,他觉得这个男人仿佛如同盯着地上的蚂蚁一般注视着他,醉眼迷蒙,好像一脚就能把他踩死。



于是他偷偷溜回了房间,有些闷闷不乐抱住自己的小毯子缩在床上。一直到夜幕降临还能听到楼下车轮滚过的声音,好像有雨水窸窸窣窣地落下来砸在地上,也冰凉凉地砸在Keanu的心坎里。
他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唱起了“咕噜咕噜”歌,他坚持了一会儿便气冲冲地坐起身,没有穿鞋赤着脚在冰凉的地上站立了一会儿。接着“啪嗒”打开了昏黄的小台灯。

反正也不能再见到小飞侠,他想。那我把饼干吃了吧。



他的抽屉里藏着一盒邻居给他的树莓饼干,他甚至没有分享给妹妹。只是希望能在这个礼拜日带给他新结识的小伙伴。
可他现在不想出卧室门偷东西吃,因为他不想遇到那个他不想见到的大人。

“嘿……”Keanu举起一块饼干自言自语,“如果你是小飞侠,难道不是该你来我的窗边吗?”

然后他一脸“我当然根本不相信”的神色,却又心里略略带着些期待地望了一眼过去。窗户半开着,在夜晚里显得黑黝黝的,好像还有雨水丝丝爬了上去,凉风像一只郁郁寡欢的女鬼在低声吟唱什么难听的歌谣,推着窗户吱呀闯进房间。但遗憾得是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个Peter·Pan。

一个童话而已。他像个小男子汉般一把把整块饼干塞进嘴里。



“你确定不给我留一块吗?”他猛然听到有微弱的声音从窗户边传来, 即便是在昏暗的光线里也仿佛望到了一双明亮的眼睛。这声音包裹着微笑与柔和以及细雨蒙蒙的寒意,Keanu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男孩从雨夜里钻入自己温暖的房间,他立刻把毯子递给他,可River表示他并不冷:“我想吃饼干。”

Keanu愣愣地把手中的那块递给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双眸中闪烁着难以掩藏的惊喜的光芒:“嘿哥儿们,这太酷了?你真的是小飞侠!你怎么知道我明天不能去找你?”

“你明天不能来吗?”River咬着饼干有点惊讶,然后又满不在意地挥挥手,“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事。我只是太无聊了。”

“那你……能带我去永无岛吗?”Keanu犹犹豫豫地问出了口。然后他还没等到答案就突然万分懊恼地一屁股坐在身边的木凳上,“哦,我知道,不能够的。因为我已经长大了。”

River眨眨眼睛看着他自问自答一通,然后冷静地回答:“没有的,你在书里看的那个岛,它并不存在。虽然我是小飞侠,可我并不是彼得·潘呀。”

“那么你住在哪里?”




4.

River仔细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感到了有一点困惑,他好像从来没有固定的住所。

永无岛里有海盗,有仙女,有丛林,有树洞。可他的故事里好像只有城市,不停歇地从一座城市飞往另一座城市。他住在最干净宽敞也最寒冷孤寂的街道里,住在最热闹繁荣也最衰败颓靡的角落中。他住在喧哗的城市,也住在冰冷的城市。

永无岛是生机勃勃的,可城市是死气沉沉的。

他也是会羡慕彼得·潘的小飞侠。




“是很无趣的地方。”他只得这么答到。眼前的黑发男孩明显有些失望,但还是安慰道,“哦,没关系。这里也很无趣。”

River“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我也做过有趣的事呀,譬如爬上覆盖白雪皑皑的山峦,用山顶最老最老的那块树桩做成一把雪橇,从山顶滑下。不过那不是我的家……那只是,我路过的一个地方。那里没有人,所以我没有再去过。”

“那也太厉害了!那你会再回去吗?会回家吗?”Keanu忍不住又发问道。

“当然……会离开的。”River冲他扬起一个微笑,“谢谢你的饼干。”然后他伸手去摸了摸Keanu不太厚但看起来毛绒绒的睡衣,那触感十分柔软,让他感觉到一阵温暖和舒适,接着他抱着他的伙伴刚刚给他的毯子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

“我将在黄昏时分,穿过贝鲁特那座教堂周围的宽阔水域,对岸的小镇就是我的下一个目的地。”他继续说到,像是在聊一个稀松平常的行程。“可惜很抱歉我的朋友,我不能带你飞。”

“没关系,”其实Keanu不太想承认他的失望,“我知道,长大是不能避免的。更何况,我几乎要是大人了。”

“你这么想长大吗?”River忍不住拍拍他的手臂,这时候他的口吻非常符合他最开始告诉他的那个真实年龄。

“长大了,我就可以像隔壁的Sam一样。我可以去溜冰场或者快餐店打工,赚很多很多钱。虽然我不能飞,但我也能像你一样四处游荡。假如我也能从雪山上滑下来,那多酷――”

“那不一定。”River有些消沉地回答到。Keanu没有埋怨他打击了自己的热情,因为认识了Rivet,他更坚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可是我也说不定,在我的旅行里,有一天又能见到你――我的能飞的、有着金色头发和绿眼珠的好朋友。”

River的眼眸垂了半晌,又抬起来,透过昏黄的台灯灯光,能看到那是十分美丽的绿色,仿佛其中藏着一个脆弱又繁盛的初夏。

“按照小飞侠的故事,如果你真正长大,我不一定会再记得你。”他顿了顿继续到,“更何况,我也不希望我的路会和你的重叠。那一定是很让人难过的漫漫长途。”

Keanu现在相信River内心是真正的大人了,他不太愿意承认他没有听明白这段听起来好像有些冷淡的话。

他就是似乎不太愿意再见到我。他忿忿地想。







5.

每一个孩子都不能抗拒夜晚梦乡的诱惑。
他们很难禁受住漫漫长夜的煎熬。


当小孩子Keanu困倦无比地窝在床上,眼皮上下打架的时候,他就在恍惚中意识到或许这应该就是和这位刚结识不久的特别的新朋友告别的时刻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很逊地告诉River桌上还有一颗糖。他允许他带走。
River好像对他笑了笑,还似乎给了他一个拥抱和亲吻。迷迷糊糊中也记得他在窗边悬浮着与他招了招手。

我早该知道。第二天起来看到桌上只剩下一张漂亮的糖纸时他想:

小飞侠和主人公的故事从来都并不是圆满的。






6.

礼拜日的夜晚 Keanu站在门框上量身高,妈妈告诉他他又高过了上次划的身高线一点点。
之前这种时候他通常会很开心。

“可惜我每天都在长大。”

今天的他却这样说到,并叹了口气。


end.


评论(8)
热度(27)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