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火车组】Sweet Creature 01

一个俗气的梗 塞了我和 @Scarlet Carson 之前的Farry脑洞给我们的男孩👦
自我投喂使我快乐!我很甜!但很水!还很坑!

标题来自哈卷同名歌 安利大嘎都去听
Sweet creature,
We're running through the garden,
Where nothing bothered us,
But we're still young。 

非常甜非常甜非常甜非常火车组

-

Sweet  Creature


1.

Tommy醒过来的时候,他还在摇摇晃晃中。车厢温暖,毛毯搭在他瘦弱的腿上,让他这一层的温度高于身体其他部分。他把手放进去,因为这一点点的热感到心底传来一丝宽慰。他下意识去找他的朋友,这是他和Alex在战争结束后共同居住的第二年。可他还能感觉到他们彼此之间依旧存在着某种隔阂,但他知道,这隔阂来源于自己。

Alex拿他没办法。

他也拿自己没办法。


他发现自己不知为什么来到了火车上,这点令他有些不安。

火车车厢长长,他想站起身,觉察到这个高度让他有一些陌生。然后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温柔又熟悉,她喊他:“Tommy?”

他的身体比大脑的指令更快,下意识便抬了头。面前的女人长发乌黑发亮,笑颜动人。Tommy这才猛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小孩的视角,他甚至还没有到面前的人的肩膀。他举起手臂,像缓慢的时钟指针在眼前晃了晃。

他很确信,自己是清醒的。


“妈妈”絮絮叨叨的话恍惚中传进他的耳朵,“新家”“男友”“中学”“暑假”……他把这些关键词筛选出来,糅合成一个差不多的普通男生的角色。

老实说,他还有点懵,他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对于这一切出奇的冷静和接受。或者因为他遭受的疯狂和不可思议已经太多了。

妈妈和她的男友Blake凑近耳语,然后他们接吻,继而按照惯例吐槽了儿子的安静与习惯性放空。

挺好的,不是吗?Tommy想。他把手伸到窗户边,在上面无意识划着一些字母,他竟因为阳光透过车窗照到的自己细小瘦弱的手指感到可爱,于是忍不住发出一个微笑。




2.

Alex一路颠着足球回家,快到家门的时候拖起还未进入变声期的尖细声音叫到“妈咪,开门。”

这时候Tommy正好从车后座下来,站在新家的门口打量男孩发红的脸蛋。他一头乱蓬蓬的顽固卷发,绑着大红色发带,俗气又扎眼。他们邻居的门突然开了,冒出半个金色卷发的头颅,举着锅铲冲男孩毫无留情地喊道:“Alex――拜托――脱了鞋再进屋!”然后那半个卷发又钻了回去,Tommy猜她在跑向厨房。

他忍不住“噗”地笑了起来。妈妈和Blake还在收拾车后座的东西,他没有去帮忙,他想同他的朋友打招呼。

很明显,这个男孩并不是认识他的那个,他抱着那颗脏兮兮的足球,充满警惕的打量他们,脸上还带着对于他那声笑的不满的神情。他穿着双橙色的棉袜,一只提到小腿,一只垮垮地垮下去,脚下踩着有同样色系鞋带的白球鞋,Tommy忍不住想摸摸这个充满汗味的足球少年的头。

他走过去,抬起了手,想要实践这个想法。

男生立刻退后一大步,躲开他的手:“你要做什么?”

Tommy愣了愣:“我能摸摸你的头吗?”这句话一说出口他就后了悔,他怀疑他会被面前的男孩当做一个木讷可疑的变态。于是意料之中地,男孩用眼神向他发出疑问和困惑,继而坚定地摆了摆头。

Oh,拜托,Alex。你小时候可真难搞。他在心里对他原本那个时空的朋友送去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而这位小Alex又警惕地盯了他一眼,仿佛在看一盘陌生的但应该不太好吃的食物。“欢迎你们搬来这儿。”他还是丢下了这句礼貌的话,转过背急匆匆地跑回家。汗水浸湿了他柔软长长的睫毛,他却不愿意伸手去擦拭,因为这会令他的脚步慢下来。

上帝在上,Tommy起誓,他绝对没有被这个人可爱到。

“妈咪!”Alex奔进家门,“隔壁新搬来了人吗——是,有一个眼镜仔,和他父母。”他一边弯腰解鞋带一边冲厨房里的妈妈喊:“不,我不觉得我会和他成为好朋友……拜托你不信?……哦别,他看起来根本不会踢足球……”




3.

Tommy很难习惯房间里太过安静,因为永不止步的时钟或手表还是会嘀嗒嘀嗒地行走,像是某种酷刑,用指针挑起他敏感的神经,一下一下拨动着,并撞击着。

他把自己裹进新家的被窝里。

Blake打开过房门来看他,但他以为他睡着了,很快就离开了。然后他听见妈妈在和Blake抱怨地板有些潮湿,那声音忽远忽近,空洞得仿佛传过了一个火车车厢的距离。

这时候他又感觉自己回到了一个熟悉的停靠状态,我该不该睡着呢。

他突然来到了这里,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汽车看起来轻盈快捷,四处都是高楼大厦,公路宽敞、人潮拥挤,屋里的电器不知道是更新换代后的第几代。他刚刚甚至被房间里嗡嗡作响的电扇搞得有点儿迷迷糊糊。

这时候,他终于觉得自己在做梦了。

于是突然有点想念Alex咋呼呼的呼喊声。Tommy把手臂举起来,拇指与其他手指围成一个圆形的弧度,他望进去,却只看得到雪白的天花板。

门外好像有人在“砰砰砰”地敲门,他听到小男孩的声音和妈妈与Blake的笑声穿过卧室的门传过来,Tommy爬起来找鞋。

那是Alex。


Alex显然已经洗了澡,他换了另一件蓝色的球杉,右胸口标着大大的红色的“9”。发带应该被他放在了家里,少了几分桀骜和俏皮,多了分温顺。他的卷毛还有些湿,垂在额头,看起来柔和得完全不像起初门口的那个难搞的男生。

“是的,我妈妈邀请你们过去晚餐。”他说话的声调也放慢了许多,听起来软嗒嗒的又招人疼爱。Tommy明显能感到妈妈和Blake对他肉眼可见的好感增加,“你们会喜欢我妈妈的奶油浓汤的。”

这股装模作样的聪明劲儿他一直可没变。

妈妈发出惊喜的笑声,然后不停地道谢,开始问他的年龄和学校,还忍不住伸手去揉Alex那头卷发。Tommy安静地站在一旁,眼神随着妈妈的手的上下晃动,他忍不住舔舔嘴唇,说实话,谁能忍得住呢。

他之前就没有忍住过。

面对Alex的卷发,很少有人能抵挡住那种去伸手触碰的欲望。


“hey,”这头卷毛突然窜到他眼前,“我和你一样大,你可以叫我Alex。”

他们在两位家长的注视下友好地交换了姓名并且互相问好。并握手。

小小的,像洋娃娃。Tommy垂着眼睑看他们握在一起的手。

Alex为他这种奇怪的注视感到一点点不安,他把手抽了回去,露出一丝不快的神色,但又立刻恢复正常。

“我相信你们会喜欢我妈妈的奶油浓汤。”他在道别前又说了一遍,“以及馅饼。”


-TBC.

02

评论(16)
热度(69)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