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火车组】Sweet Creature 02

更新 一小段

真的很幼稚了我果然只会写无聊日常...

以及我宣布整篇文我大概都逆了(跑)

 

-

Sweet Creature 02

 
01

 

4.

Tommy因为衣服上的小领结轻易地就感到羞耻起来。他欲言又止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对在给他整理袖口的妈妈开了口:“我一定要穿得这么正式吗?”

妈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拍拍他的衣袖,把他瘦弱的手臂放下去:“这是一种尊重。再说,你不是很喜欢这件衣服吗?”

Tommy盯着自己的手指,站在那儿低声道:“可我现在不喜欢了。”其实他更能确信小Alex会对他这样的穿着在心底进行嘲笑,他不太乐意这样。他看到妈妈和Blake无奈地对视一眼,继而做出一个摊手的手势:“OK,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去换。”

 
 

Tommy为自己一本正经的衣柜感到一阵无由来的悲凉。

他翻翻找找好久,终于寻觅到一件看起来相对宽松的T恤,可他竟然只有小皮鞋,踩在脚下不伦不类,看起来可笑又不正经。妈妈和Blake被他这种怪异的打扮感到无力吐槽,一副你开心就好的神情。

Tommy在出门之前去看墙壁上的那面镜子,透过眼镜镜片和光滑的镜面里,他知道这个黑发柔顺,穿着滑稽却冷着一张面庞的男孩是他自己。他把嘴角扯开个弧度,跟上了妈妈的催促声。



Alex一见到他,眉头就高高蹙起来。

很显然,他一定是被他的妈妈精心打扮过。黑色的小西装看起来明明很合身,他却总不自在地缩脖子,好像被什么箍着似的。

 
Tommy为他脖子上类似自己之前嫌弃的小蝴蝶结感到好笑。他站在Blake身后明目张胆地打量Alex,看他的被小西装裤紧紧包裹的腿不安分地扭动,脚下却固执地踩着一双蓝色鞋带的球鞋――他很想知道他究竟有多少双这样相似的白球鞋――这一定是和父母经过斗争勉强残留的战利品。

Tommy低头看着自己的T恤和小皮鞋咧起嘴来,他为彼此共同的不伦不类感到一丁点开心。

Blake摇摇他的手臂:“你们是约好的吗,宝贝?”

对面的Alex似乎准确捕捉到了这个交流的讯息,但他显然理解错了:他朝Tommy抬了抬下巴,那眼神好像在说:“你最好不要嘲笑我。”

Tommy感觉自己像是在对着只狐假虎威装腔作势的小狗儿,于是他回了他一个带着安抚意味的点头。

 

 

Alex被这种正式的餐厅的气氛弄得非常颓败。
这男孩蔫嗒嗒地坐在餐桌上唯一的同龄人旁边――当然这是妈妈的安排――一言不发地用叉子在和面前的牛排作斗争。

原本这个时间,他可以和他的伙伴们在公园的训练场飞驰。可现在呢?被迫在这里,被逼着穿上这身令人啼笑皆非的、看起来简直像个冥顽不灵的、濒临破产的银行家的西服。最可气的是,他本以为那个眼镜仔会穿上和他差不多的衣服,可没想到是,除了那双擦得发亮的黑皮鞋,他其余的穿着都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挫败。

好吧好吧,他又莫名其妙独自一个人出了糗。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盼望仁爱的上帝不要让他遇到任何熟人。

 

 

Tommy把切好的一块牛排放到Alex碗里。大人们露出惊喜又欣慰的神色,然后继续投入彼此之前的话题,他们聊得火热。妈妈在感谢搬新家那天Alex家的慷慨款待,Blake和Gary叔叔――Alex的父亲――因为工党和保守党的看法起了一点无伤大雅的小争执。

 
旁边的两位小朋友却出奇得听话,他们连交谈都看起来像是在耳语。

“拜托,”Alex小声道,“你根本不必这样做样子。
 
“帮帮你。”Tommy十分好脾气地回答。

Alex看了他一眼,把那块牛排叉起来,送进嘴里:“谢谢。”无论如何,他必须得做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靠得近了,Tommy就忍不住打量他。这是货真价实的Alex缩小版。

眼睛忽闪,好像是一片绿色的滴着露水的原野;鬈发柔柔,如同藏着蓬松的云朵。然后他注意到他的鼻梁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Tommy想他一定是那类踢足球或者打架弄断过自己的鼻梁的捣蛋鬼。Alex再次感受到到他的目光,不满地小声质问:“你又在看什么?”

Tommy注意到他用了“又”。莫名感觉有点儿羞涩,他想:我在对一个小孩子花痴个什么劲儿?但是眼疾手快地,他立刻实践了之前一直以来的那个想法:

Tommy把手放到Alex的头发上,用力揉了揉。并在对方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冷静微笑,解释道:“一点回礼。”

他想了几乎快整整一周,终于得手。

 
 

5.

Alex对家长美其名曰“带Tommy熟悉街道。”可Tommy感觉他应该是想发脾气。男孩攥着他的手腕,脚下生风,走得飞快。

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大概是每个Alex的标配。

 
他们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停了下来。这时候天色将晚,太阳差不多已经完全沉下去,只云朵还残留了一点烧红,好看得像是Alex踢完足球时潮红的面庞。Alex把身边黑发男孩的手腕放开,那种过分纤细的触感让他有点儿不好受,他突然就不忍心太过生气。

但还是板起脸硬起心肠:“你是不是认为我的头发很可笑?”

“什么?”Tommy发懵,为他突然提出这种问题感到奇怪。

“我知道,你肯定认为这很像个女孩儿。”他努力让声音变得有些恶狠狠。

“哦不,你的小西装很帅。”Tommy努力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

他又提起了这个,这让Alex不得不真的有点生气了。他怒气冲冲:“得了吧,老兄。让我们像真正的男人一样解决问题。”

Tommy盯着他咋呼呼的小卷毛,他知道他想打架。男孩子打架是不是都不需要正当的理由?他看起来好像只是因为被今天的晚餐占用了他的soccer time感到生气。

Tommy把眼镜取下来放在一边。

他愿意满足他的“小朋友”。

 

在Alex的少年生涯里,“关于打架,他一定常输。”此刻的Tommy明显感觉到对方属于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型。

最终Alex被他放倒在地,Tommy坐在手下败将的手臂上扬起唇角。而奇怪的时候,躺在地上Alex竟然不觉得他有多重。

“我认输。”他像所有影视剧里的角色一样,佯装大方:“你学过吗?我是说,格斗这一类的?但是你……”

“看起来不像,对吧?”Tommy站起身,朝地上的Alex伸手。后者犹豫了一下,握了上去,便顺势爬了起来。

 

Alex埋着头仔细整理他的小西服,让它们看起来像之前一样平整。然后他立刻就有些不服输了,为自己之前的大方感到懊悔――因为很显然,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刚刚的失败分明是这身混蛋的衣服大大阻碍了他的战斗力。

然后他就听到他这个看起来一向安静、瘦弱的新邻居对他开了个差强人意的玩笑:

“I was a soldier.” Tommy说。

Alex惊讶地抬起头。继而他对这位新伙伴、这个有些怪异的眼镜仔,露出了第一个发自内心的、明了一切的微笑。

 

当然,Alex能够理解所有一切有关男孩们的军官梦。

因为他也有。

 
-TBC.


 03

评论(9)
热度(48)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