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火车组】呼吸停滞时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对于bug我无所畏惧

-

[Alex/Tommy]呼吸停滞时

1.

他呼吸。

鼻腔里如同灌着海水。



身旁的男人的手臂侵入到他的领地,枕在他的头下。不同于之前侵入他的牙齿的感受,在他的大腿内侧留下印记。他在凌晨四点的夜晚醒来,睁大了眼睛沉沦在这种纠缠之后的气息里,体液和芬香、汗水和酒气,粘腻得好似闷热的夏。

Tommy在这个一如平常的寒冬按照惯例打起抖来,他用瘦削白皙的小腿去缠住身边的人,对方下意识把他揽住,沉浸在睡梦里发出不满的声音。

等他的眼睛好像已经适应了那份黑暗,透过那一点点窗外的光芒他就已经能够看到桌上的信笺。他微笑起来。


2.

Dec.14th

妈妈

我认识了一个男孩,我们弄丢了一些东西。
然后决定一起活下来。

战争快要结束了吧。
再会啊,亲吻您。
并祝圣诞快乐。

您最亲爱的小Tommy



这是他写的有关Alex的第一封信。

此后还有过很多,譬如抱怨。Alex曾经偷看过一封,然后后果就是Tommy用了差不多半个夜晚的哭喊和呻吟去偿还他对于他有关“睡觉打呼”“喝水打嗝”这类的污蔑。最后瘫在他的身边,用牙齿一点一点地去啃咬对方的手臂,Alex就会把他的脑袋整个扳过去,再吻在他已经汗湿的发丝里。

他们做/爱,然后说爱。

Alex喜欢朝他灌酒,波特或者朗姆酒。他嘲笑Tommy难得有点偏好的Brown Ale,表示那简直是比他的头发还要柔软的糖水儿,而朗姆能让Tommy仰起头对他眯眼,要伏下去咬他的耳垂,最后栽倒在他的怀抱里痴笑。

这比什么都甜美。

超越任何酒精。




3.

Sept.20th

妈妈

他说秋天适合思念。我们在路过的酒馆喝了一杯酒。
敬落叶。
他说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浪漫。

战争很快就会结束。
思念您。
亲吻您。

你的、似乎完全陷入爱情并因此感到些许迷茫和兴奋的小Tommy


Alex其实是个浪漫的人。他曾经这么评价过。抛开他爱在他耳边咋呼呼,抛开他总是用过大的力气把他的手腕捏红,抛开他老是因为一些无聊的事乐得笑出声……

Tommy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浪漫。因为它们看起来的确太无关紧要又不值一提。好像在这个男人第一次吻住他的食指指尖,用牙齿在上面轻轻摩擦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世界上最浪漫的事莫过于沉醉在对方迷人的酒窝里,沉溺在对方发亮的绿眼珠里。然后用一个拥抱去换取下一个拥抱,一个亲吻去换取又一个亲吻。

Alex的浪漫也是伪善的浪漫。只有他会做出用枕头砸他,然后贴着墙壁站立着把两个人的头按在上面,用交颈的姿势去交换口中的唾液这种事。

“我大概就是这样的暴君,Tommy。”Alex用手指温柔有力地摩挲他的鬓角,声音里带着笑意:

“你所有的情绪我都想要用亲吻去镇压。”

可能也只是幼稚。



4.

Apr.7th

妈妈

每次我们要冲锋陷阵前,他就像电影里的男孩儿一样,要求青睐的女孩送给他告别英雄的仪式:一个吻。
而我被强制做了格格不入的女主角。

如果不是他忘记刮掉的青色胡茬扎疼了我,我会更开心。

也亲吻您。

你的好像已经快要背叛你,成为别人的男孩的男孩


炮火打下来的时候,他们通常找不到对方。
泥土和狂沙淹没了尸体,也埋没了视线。
他们身边总有不同的人一起出生入死。

但出乎于某种自信和幸运,他们好像总是在之后能够再找到彼此,活着的彼此。无论过了多久。

然后再度陷入爱情的绮丽。

有一次Tommy遇到一个蓝眼睛的棕色鬈发少年,他敢发誓他看起来只有十六岁,他甚至觉得他的声音像个女孩儿。蓝眼睛少年的怀表是他青梅竹马的女孩子给他的,他总掏出来看,他说这是爱情赐予他的时间。并告诉他有时候他很想受伤,因为他的女孩子在后方的医院做护理,他很想念她。
Tommy觉得他很唠叨,比Alex还多话。可他向来不忍心对任何有柔软发丝的少年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最后他眼睁睁看到男孩倒在了流弹里,他的一小块头皮都被削飞了。污渍和鲜血把鬈发弄得乱糟糟,那块怀表也不翼而飞,不知是不是摔倒时从手中掉落到了什么地方。

Tommy知道这男孩不能如愿了,他没受伤。但那双蓝眼睛却永恒地闭上了,他不会被送到医院去,不能去给他的女孩一个微笑和拥吻。


后来Alex说那天陪他躺下的是一个叫Mike的老大叔,他的妻子很早就死于痨病,也没有儿子。他告诉他他毫无牵挂,只偶尔比较想念他那条被他不小心丢了的小狗儿Lucy。
再之后他就被炮火炸得血肉模糊,Alex再回来时,也不知道哪具尸体是哪个人。



5.

Jan. 1st

妈妈

我好难过。
亲吻您。
战争怎么还不结束。

您的男孩Tommy


冬夜的行军之后的休顿,寒冷会让人窒息。这时候他们会偷偷寻找到对方,借着夜色和灌木林的掩护,像是两只在黑暗的林地里探索着彼此气息的野兽,不断靠近,贴合,直至亲吻。雪花打在他裸露的脚背上的时候,Tommy便因为那冰冷感觉到了一丝痛楚。



“昨晚很愉快。”身旁的男人突然起了身,对他道。
夜晚消逝了。

那声音分明是温和的,却震得Tommy一惊,他立刻从枪炮轰隆的喧嚣和漆黑海面的挣扎中惊醒出来。发觉自己早已经脱离了怀抱,孤零零地躺在这儿,而那个男人低头看过来。男人的眼睛不是纯正的绿,夹杂一些浅褐色,让他想起那片灌木林。然后意料之中,他没有等待Tommy有任何回应就果断地穿衣离去。

这种属于夜间时刻的互相狩猎,他们从来不会交换任何有关猎物的讯息。天空原来已经完全亮了,太阳藏在云层后露出半张脸。屋子对于那个男人来说应该很陌生,对于他也并不熟悉。Tommy赤着脚坐在床边,他晃荡着小腿,然后小声说再见。


再见。

那种温度又消失了。
那种粘腻也消失了。
因为他当然不是Alex。



6.

Jan.24th

妈妈

一切都太突然了。

您的男孩


一切都是差不多的故事。
就像千千万万的士兵一样差不多。

就像无数个父亲失去他们的孩子一样差不多;
就像无数个孩童失去他们的父亲一样差不多;
就像当初他们一起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搞丢了Gibson一样差不多;
就像在医院温柔地照顾着伤员们的女孩搞丢了蓝眼睛一样差不多;
就像Mike搞丢了他的小狗Lucy一样差不多……

那沓薄薄的信纸依然安静地躺在他的桌上,他穿好衣服后,把它们都揣进胸口。

他一封也没有想过能够寄出去。





7.

Mar.3rd

妈妈

怎么办
我好像弄丢了我的男孩



他呼吸。

他看到炮火燃起在海水里。
子弹穿过他的男孩的胸膛。


他呼吸。

鼻腔如同被冰凉的海水堵塞。


他呼吸。
然后短暂停滞。



他再次呼吸。


-End.

评论(17)
热度(79)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