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火车组】Sweet Creature 04

想完结了写不下去了要淡出鸟来了
大概下章会强行完结对不起大噶orz

Sweet Creature  04

 

01

02

03

 

 

8.

“听着卷毛,你没必要每次我们提起Tommy的时候都露出这种奇怪的表情――那种你明明很熟悉却要强装陌生的样子――你应该尊重一点儿,那是你的朋友?”Anna从看台站起身把还剩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朝Alex扔过去,她的短裙短到几乎只包着大半个臀部,扫过去好像扫过一阵风。这女生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实际上性子和她的红发差不多烈。

那瓶水正中Alex的怀抱,他被砸得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足球队的队友凑上来问他怎么回事儿,他翻了翻白眼:“我也想知道,Anna简直是个怪女人。”

“得了吧卷毛,你之前还说过拉拉队里属她和那个长腿最可爱。”他们胡乱地排队般依次在他头上捞了一把,然后一个个挤眉弄眼地问他:“你们是在聊你的新邻居?那个瘦不拉几的四眼仔?你会和好学生做朋友?”


Alex在这几个同伴之间比起来活活矮了近一个头,看起来又瘦又小。而实际上仅仅在昨天他还在得意自己对于Tommy来说相对强壮的体格。他感到有点儿恼火,把足球推到最壮的那个大高个儿怀里:“他可不是什么好学生。”就冲Tommy上课老趴在他前面,拿着书挡着自己打瞌睡的样子他就清楚。

他们有点沉默地分开练习。那群高年级又凑到一起不知道在叽叽咕咕些什么,Alex觉得他们像一群吵闹的鸭子。他心浮气躁地踩着自己的宝贝足球,思索着要不要立刻回家去。

 

“嘿卷毛,你的朋友找你?”他还没来得及去寻这个喊他声音,一抬头就看到那个瘦削又纤细、戴着眼睛的男孩面色淡然地站在不远处,那自然是Tommy。他们的目光刚刚好地碰上,Alex却感觉到了队友们丢过来的眼色,他简直有点想要骂脏话。

他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Tommy举起手,一串熟悉的钥匙“哗啦”一声现在他面前:“今早你忘了等我,但也忘了拿钥匙。我记得阿姨说他们今晚要去医院看她的朋友,会迟一些回家。”

Alex懒得吐槽Tommy这话听起来莫名有些幽怨,更不愿意解释自己今早是为了赶去教室补作业才意外地早起。他把钥匙抓过来,说了声谢谢。但还是在心里有点儿埋怨:他怎么不知道早一些给我。

“是的,他们今天会迟一些。我差不多已经自己解决晚饭了。”Alex胡乱地敷衍他,Tommy顺着他的话望向他背包旁的三明治口袋:“……你还有多久训练完?”他说罢立刻找了个地方坐下,Alex简直要为他脸上的自然而然和万分冷静感到一点点钦佩了。

“?”他歪着头去看地上的人,对方感受到了他的疑问:“或者你不介意,我们可以一块回家。”

“……现在就可以。”Alex朝他伸手,Tommy毫不犹豫地接过去,顺着起身:“今天这么早。”

“因为我早就想回去了。”面前的男孩小声道。

 
 

“Alex,你就要回去了吗?不训练了也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来,逼得他和Tommy一块停下脚步。shit,让这群人现在离我远点好吗?Alex在心里差不多已经暴跳如雷了。

但还是维持着礼貌转过身:“这是Tommy――你们又不是不认识他。”

“嘿,谁会认识好学生呢?……Tommy?”又是那个Lukas,那个最高的高个儿,他正在朝自己的邻居挑眉,一脸的狗屎表情,“卷毛一定很乐意和你做朋友,这会令他看起来高大多了。”

“他挺高的。”Alex瞄了身边回答的人一眼,他看起来冷漠又疏离,仿佛隔了一个宇宙般地在同Lukas对话。“无论哪个方面。”

Lukas一脸不可置信地笑起来:“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嘲讽我内心矮小吗?”

Tommy冷冷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好吧卷毛,”Lukas像是终于被盯得怕了,避开这个目光朝Alex摊了摊手,“是好朋友无疑了。”

 

Alex白了他一眼。然后拉着Tommy离开了。

“当然。”他没忘记添上这句话。

 

 


“我以为他们是你的朋友。”Tommy沉默了很久,突然开口。他的声音里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或者可以说仅仅只是一种简单的陈述。但他还是深深刺痛了Alex的自尊心,Alex没有立刻接话,他瞟了Tommy一眼,然后再轻飘飘地回答他:“当然是朋友。”

然后他忍不住伸手抬了一下对方胀鼓鼓的书包,那重量令他感到有些吃惊:“你这是装了什么?”

 

Tommy被突然转移的话题搞得一愣,然后答道:“Anna借给我的词典。”

Alex听到这个名字眼皮一跳,他轻轻松开手,避免面前的人被突然松懈的重量压到。“她有和你说什么吗?”

他以为Tommy会发愣,没成想对方不假思索地接到:“她说你对我其实不太友善,”但这声音里竟含了一丢丢笑意,“然后我告诉她你只是表达方式有些别扭。”

老天,他又一副了解和成熟的态度。Alex习惯性地吐了个槽,他没承认也没反驳Tommy的话,跟在身后像往常一样颠着足球往他们的家里走去。他们沉默寡言地一路同行着。



等快到了家门口,要说再见的时候。Alex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他的宝贝足球收起来:“我之前队里玩得最好的是David,后来他转学了,是的去他妈的,他竟然都不给我告别……足球队那些人,其实他们也算是我的朋友,只是他们并没把我当成一个好队友。

我的意思是……其实我球技挺烂的。”

Tommy惊讶地抬头,顺口就接:“我今天看到你踢球挺厉害的。”然后他下意识去找Alex的眼睛,对方出乎意料的一双眼躲躲闪闪,露出几分羞涩和一丁点不甘心。“没有,高年级的那几个会觉得我拖后腿。”他顿了顿,“嘿,我是说……谢谢你说我高。”然后他挺了挺后背:“虽然我本来就比你高。”

“那又怎样?”Tommy把手搭到他肩上,换了个意味深长的口气:“你还不是打不过我。”

“喂?――”

然后他不管Alex的反驳,第一次主动撇下他,跑回了家里。留下气急败坏的男孩站在门口,露出咬牙切齿的神色。

“那次明明是衣服的问题,有本事我们再试试?”




Alex伸手拂了拂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但他不得不承认,这种被人夸奖球技不错的感觉,可真爽。非常爽。

去他妈的David,去他妈的高年级,去他妈的Lukas。他总有一天能成为足球巨星,然后把签名照狠狠拍在他们脸上。

 
 

 

 
9.

周末Tommy午睡醒来,阳光已经照进了他的卧室,他浑浑噩噩地爬起来,赤着脚踩在地毯上望着他的家,一切美好得像一场梦。可Blake手里的烤酥饼甜腻得香气真实地灌入他的鼻腔,他告诉他他的妈妈出去采购了。

Tommy低着头去找拖鞋,冷不丁抬头问道:“你会娶她吗?”

Blake显然被他吓了一跳,他一只手拿着咬了一半的酥饼,嘴里含着另一半,饼屑掉在沙发垫子上,他急忙拿空的那只手去拂。等他终于吞下了那小半块酥饼,Tommy还在看他,那双眼睛温润而又充满警惕地在等待着着他的回答。

“当然――”Blake笑道,把他拉过来,拍拍他的肩膀,“hey, man,你是在考验我吗?”

Tommy把手摊开,接下Blake递给他的酥饼。“我们会留下来吗?”他嗫嚅了一下,重复了一遍:“我是说,我们会一直住在这里吗?”

Blake笑起来,男人的两撇小胡子亲切和蔼地一动一动:“如果你愿意。”

 

Tommy突然觉得放下了心。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很想打开门,敲敲对面,告诉他的朋友――他不会是转学的下一个David。

风风火火突然闯进对方的生活总得互相适应,Tommy对这种长时间的磨合期感到期待,而且实际上他从来没有觉得Alex没有把他当朋友。
那天Anna说Alex对他没有表面上的友善,他就忍不住笑了,他不知道怎么给Anna解释Alex对于他一向以来的别扭,其实他只是个不愿意传达自己本质是个温柔的人的男孩。

他们上周末去吃冰,Alex甚至不让他端杯子,他告诉他,他一定会冷得发抖然后把杯子摔到地上。

其实他根本没有看起来那么弱,Alex也并不是不明白。

在他面前,Alex开始有意无意地开始扮演起一个兄长的身份。但Tommy肯定,他自己并没有任何察觉。

 

 

“我们需要给未成年人多一点的耐心。”Tommy站在楼道口,像所有普通男孩子一样,光着脚穿着拖鞋,端着一盘酥饼,一面砰砰砰敲着邻居家的门一面这样想到。

 

-TBC.

05


评论(8)
热度(38)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