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火车组】Sweet Creature(完结)

强行完结了(。

本身是想好好写一下脑洞的,但越来越平淡,就舍不得把和西皮之前可爱的脑洞塞进去了。我好像只会写短小一发完,实在不太会写连载,于是强行结束啦...

这个开头就很bug的故事我果然不会写好它,没有很认真对待他们就很抱歉了!谢谢一直看这篇和留过言的大家orz不过不管我写成什么样,他们自己是sweet creature本身就够了2333

-



Sweet Creature(完结)

01

02

03

04




10.

耐心是彼此互相给予的。

 

他感冒了。很严重的样子。

Alex下意识对方跟着吸了吸鼻子,有一丁点复杂地想。Tommy藏在被窝里,露出半个脑袋看他,他没有戴眼镜,那双和他有同样色系的眼睛现在灰蒙蒙的,他的手伸在外面举着被子边缘,好像想要把自己完全盖起来。

阿姨说他说了半晚上胡话。Alex皱着眉头想,他一定又说那些海水了。上次Tommy在他家补作业睡着了,就喊了好几句那样的的胡话。后来他不得不把他拍醒,让他回家或者去床上睡。Tommy半张露在外面的脸有些发红,他的皮肤现在看起来完全是粉色的,像那些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女孩儿。他的睫毛正打着颤。看起来他喉咙难受极了,Alex见他张嘴想说什么,却只发出了沙哑并且不完整的单词。于是他忍不住近一步抓住他捏着被子的手掌,那有些凉,他把它们放进被窝去:“好吧,Tommy。你要是难受没必要说话……我是来邀请你的好吗?”

Tommy用目光对他发出疑问。

Alex安安静静地笑了,眼神温和到不可思议:

“很酷的足球比赛,就在这周末,我们和隔壁几个班――这次我并不是替补――我是说,如果你病好了,你才能来。”

Tommy又固执地把他的右手伸出来,虽然他感觉到那令Alex有点不满。他把手指蜷曲起来,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在对方眼神的警示下缩回了温暖的被子里。

他张开口想说什么,Alex见状立刻摆摆手,并强势地打断了他:“你不并说了。不用感谢我,以及你知道,我很想陪你的伙计。但是来之前我妈咪告诉我,我决不能用陪护病人的理由不去学校。”

Tommy看起来极其无奈地点了点头,Alex觉得他实在很虚弱的样子,他见他又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不住又打断了一下对方:“Anna也会来,是的你的伙伴,我想你会高兴的。还有长腿……嗯……哦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我并不喜欢她。我只是欣赏她的身材而已?ok,好吧Tommy我今天和你说的太多了,而看起来你已经完完全全误解我了。”他再看了一眼被窝里的那张脸,感觉到他的眼睛好像在说“yes”,Alex有点暴躁了起来:“不过总而言之,如果你病没有好,我并不承认我是邀请你来的……是的,或者Anna也会邀请你,但是这不一样,这完全不一样。你是被球场上那个明星邀请的和被女孩邀请去看球赛是两回事……我并没有夸张,天,我今天可能是话太多了。”

“是的。”一直面色平静的Tommy突然沉稳简洁地打断了他,他的嗓子听起来哑哑的,声音纤细得让Alex立刻决定在周末的球赛后取消他们一起去吃冰的计划。“这完全是两回事儿,”他的眼睛弯起来,和他的嘴角一起,露出那种该死的看起来有点宠溺的熟悉笑容,“球场上的明星,我刚刚就想说了……你可能快要迟到了。”

“……???天呐天呐Tommy!你为什么不早说!”Alex愣了半秒,突然蹦了大概半个他自己那么高,然后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声冲出了门。

被留下来的小病人缩在暖暖的被窝中,一边笑一边咳嗽起来。

 

 

11.

像所有故事里应有的剧情一样,这是Alex发挥得最好的一次。

他想证明什么,给Lukas,给他的队员,给Anna,给长腿,给爸爸妈妈,给所有看台上的人。也给他自己:证明他是一个真正的足球男孩。

还想给Tommy,但不是证明,他可能只是想炫耀,想要表现,得让这个说他踢球挺厉害的朋友知道他说得没错,他的确很厉害,他是球场上亮眼的那一个――


实际上在队友们看来Alex发挥平平,只是没有犯错,或者的确比起他以前来说他已经进步很大了,他们和对面的男孩子们僵持着。大家一个球都没进。双方的情绪都有点儿焦躁,包括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只有Alex感觉异常好。他感觉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和一股不知道何处来的力量好像在源源不断地支撑着他,他想起前天Tommy给他看的希腊众神里安泰俄斯的故事,大地是他的母亲,只要他与它保持接触,他就不可战胜。

 
Alex想,那现在这片绿草地就是我的大地女神,我的盖亚。

 

于是像所有故事里应有的结局一样,Alex赢得了最后那颗关键球。

“Alex!”半个球场为他的临门一脚欢呼起来。他兴奋地想立刻倒在地上蹬腿。

他和队友拥抱,包括Lukas。他看起来兴奋得甚至想亲他,Alex当然躲开了。然后他理所当然地跑进观众席,接受大家的赞美和掌声,亲吻和拥抱。长腿吻了他的脸颊,而红头发的Anna,Anna甚至亲了他的嘴……老实说,他又想承认她的确非常可爱了,他差不多想要重新喜欢上她了,但他还是感觉她看起来明显更喜欢他的朋友,然后他跑向他的朋友。

如果你尝试过亲一个四眼仔,你会知道,你太轻易就会被他的眼镜顶到鼻梁。但Alex还是扒住了这个他终于从心底认可了的小伙伴的肩膀,贴着脸庞,当着他们身旁一群家长的面,吧唧了对方一大口。

他刚刚吻过前面一群香喷喷的女孩子,她们又甜又软,欢呼着赞美他是个帅气的“球星”。而这个男孩,和他绿茵场上的对手不同,和要与他拥抱的队友也不同。他没有这些淋漓的臭汗,也没有湿透的背心。他安静、温和地冲他笑,眼镜架在鼻梁上,告诉他他很棒。


他像个大人。

却又的确是小孩。

 

他不是漂亮的散发香气的女孩,更不是他从前那些好动的邋遢的朋友。他像新鲜的黄油,更像放在牛奶里的千层饼,表面看起来有些硬,实际已经被浸润的潮湿又柔软。

这是他的新邻居,他的新伙伴,他会记得帮他拿他的书包,也会抢他的口香糖;会把果酱平整均匀地凃在面包上,也会在吃冰时把它们胡乱搅在一起;会要求自己在他的物理试卷上寻找解题思路,也会借给他看文学课的笔记……

Tommy把自己的眼镜扶正,看起来他是被亲懵了,他怔了几秒,然后去握他的伙伴的手:“hey,soccer hero.”

 “我想要为这个称呼绕场三周。我应该为这个称呼绕场三周。”Alex想。

他的确这么做了,并且抓着他看起来不太像热爱运动的伙伴。

 

 

Tommy不太确认这是不是一场梦,还是时空给他开了一个玩笑。

总之上帝,他又要起誓了。他确信,在他曾经生活过的所有岁月里,他都从未如此地去喜欢过一个玩笑。他能够亲手去消除他们之间的“隔阂”,陪伴这个人长大,却实实在在又成为了和他一样的孩童。

这不是那个Alex,却又完完全全就是Alex。

属于他的Alex。

 


绿茵场的欢呼与掌声和他睡梦中的硝烟与炮火混杂在一起,在耳朵旁隆隆作响。然而阳光照耀在脸上,和冰凉的海水拍打过来的感受却完全不同。

他抓紧他手心里另一个男孩和他一样的、小小的、温热的手掌。

迎着风,像他们曾经一同迎着海浪一般。

一齐咧嘴大笑起来。

 


12.

――他不愿再醒来。
――但也不怕再醒来。



-End.

评论(10)
热度(34)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