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MCU】Daddy Confessions

给病友 @辞浅言深
(打下这么多tag的时候我两只手都在瑟瑟发抖哈哈哈我真的终于圆了自己一个奥基tag的梦快笑死我了

Daddy Confessions

Howard:“论年龄身份和地位,我认为我不该是最先开口的那个。”

Logan:“但你是最活波的那一个...我的意思是,比较擅长交际?”

Howard:“我们这里谁没有活泼过?”他笑起来,小胡子抖了抖。

Rumlow举了下手。
而众神之父面无表情。



Howard:“那我先开始,我有一个儿子。”

Logan:“女孩。”

Odin:“我有两个儿子……”他这句话听起来分明快要收尾了,却又突然转了个锋,继续道:“还有一个女儿。长女。”

Rumlow:“我没有。”

其他三人盯了他几秒,他们头顶好像都打着一个问句:“那你为什么在这里?”这个硬邦邦冷冰冰的男人的面部看起来被炸毁过,十分糟糕。于是Rumlow回答了他们的疑惑:“如果收养不算的话。”

Odin:“我算进去了。”



Howard:“所以我们是在天堂的‘父亲忏悔室’吗?以及――神死了也要来天堂?”

Odin:“即便成为了神话和传说,也并不代表能够解释任何事情。”

Logan:“可是,这他妈是向谁忏悔的?我们已经死了。”

Odin:“自己。”
Rumlow沉默着。



Howard:“……我们连争吵都很少,这导致我们之前的关系过于平淡。”惯例是他先开口。“实际上我的人生像所有的混蛋一般简单。发明、战争和寻觅。Tony……我的儿子,他是个比我伟大的天才。他如今过得很丰富,英雄,富翁,某种方面还是领袖。我的好友甚至也成为了他的好友,而他和他之间其实比我和那个人之间的羁绊更深。我说他是发明家最自豪的发明,但他本身是比我更优秀的发明家,”
他顿了顿:“当然没有炫耀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这些都是我刚刚听说的,我很抱歉,我在世的时候,没能多分一份心去关注这些……”

Logan:“我只陪伴了她一段时间,很短。而她还没长大。我想她刚刚在心里接纳了我,就必须要接受我在她面前死去的事实。”

Odin:“残酷。”

Logan:“是的。太迟了些,我们相遇时我已经老了……整个世界都老了。年轻一些的话,我还能带她骑机车兜风,穿梭在泽维尔学院。我得告诫她不要用狼爪去抓轮椅上的教授的头,不要去摘Scott老师的眼镜,她这么酷,我们一定还会因为她正大光明地当着我抽雪茄争吵不休……”

Odin:“在这之前你还会带她买漂亮的小裙子。”众神之父突然开口,虽然面色平静,但竟是一脸“怎么,我毕竟也带过女儿”的样子。

而一旁不太多话的Rumlow终于插了句:“还会给她的背包塞一个小熊。别看我,一般人家的爸爸都这么做,”他抖抖肩:“我没有过。”

他也不需要。遇到自己之前他就长大了。

Logan:“总之,我什么都没为她做过。如果不包括为他们死去。这是不合格的。也没有泽维尔学院了……什么都没了……”他没说完,用手抓住了一旁的栏杆,那只手的手背上都是血痂。看起来他也不愿意说完了。

Odin:“我跟大家都有些不一样。阿斯加德一团糟的家务事都因我而起。你们不要认为这是非独生子女的弊处,”此时他已经取下了眼罩,一只混浊的眼睛里什么情绪都看不出,而另一只里写满了温和。“如果手心手背都是肉的话,就得给孩子平衡的爱,才能让他们相亲相爱。但我的确没有做到,我也不能这样做。”

Howard:“于是你收养的那位小儿子差点把我的儿子和他的朋友们害死。”

Odin:“所以那之后我很恼怒,惩罚了他。我认为他不该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伤害无辜的人。可后来仔细想想,他最初也被我欺骗才会认为那些是可以属于自己的。好在我的大儿子一向乐观又开朗,爱着、宽容着他的兄弟和朋友,他像个真正的神明和王者,虽然他也莽撞过和犯傻过。”

Howard:“听起来你还是只认可了你的大儿子。”

Odin:“我只选择最适合的,阿斯加德最适合的。身为众神之父,我肩负的责任让我必须做出最理智的判断,我不能拿整个家族和世界的命运去做赌注,即便我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

Rumlow:“忘了告诉你,虽然你好像根本也忘了她。你的大女儿――应该是――似乎一直在外面等你。她看起来糟糕透顶。”

Odin:“我不得不说我当初总从小儿子身上看到她,也看到曾经的自己……”他嘴角竟然露出些带着“慈祥”的笑意:“她没哥哥,更偏执些。往事了,最多停留在天宫的掉落后的壁画上,只她一个人还念念不忘。或者我应该让她进来听听。”

Howard冷笑一声:“您真刻薄。恕我直言,众神之父的确不是个合格的父亲,并且也没有什么合格的忏悔。”


Logan:“但谁不是呢?……我说,我们为什么就必须得站在这儿要接受这个鬼把式,或者可以聊一些开心的事?”

Howard:“开心的?比如――我曾经带Tony,那时候他还很小,买下了一堆几乎可以组建个糖果屋的糖果。他要求我一个个剥开把糖纸分类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花了一个下午做这个事,虽然后来他一粒也没吃。”

Logan:“实际上我并不是想说有关孩子的开心的事。好吧,如果非要这样:有一天晚上,我给她买了小蛋糕。她好像很开心,破天荒地把一块奶油涂在我脸上,并亲了那儿一口。”他现在有点觉得其余三人脸上那种复杂的表情可以成为“嫉妒”或者“艳羡”了,于是Logan感觉自己甚至显露出了有些得意的情绪:“然后她的小鼻头皱起来,露出那对狼爪挥了挥,‘我只是为了不浪费。’她对我说。”

Odin:“我带他们骑过马。从天宫后殿一直到尤克特拉希尔之树,我们比赛。从前是我和她,然后是两个男孩。神明的童年都很漫长,我只需要随意抽一些时间都不会错过。”

Horward:“听起来挺奇怪的。”

Odin:“这没什么,总而言之太漫长了,很多事只要我们愿意忘记,就不会记得太清楚。”

Rumlow:“我打他。他也打我。”

Logan:“没有了?”

Rumlow摊手:“实际上这已经够多了。”

Howard:“那是家暴。”

Rumlow:“当然不是,我们都习惯这样。你忘了你是因为什么而来到这儿的?”

Logan:“如果有陈年往事爱恨旧仇我希望我们不要在这儿发生纠葛。”


Rumlow:“这儿很暖和。”他的声音和目光一样轻柔起来,他看着前方画像下燃烧的壁炉。

Odin:“天堂不需要冬天。”

Howard:“这真的挺好,毕竟我们都老了。”

Logan:“我同意,衰老是最大的疾病。甚至不能抵御季节交替,之前在人世的时候我就常常发着抖给自己灌烈酒。我想人间有时候也他妈不需要冬天。”

Rumlow:“总有人需要。”

但那个叫Barnes的男孩最好忘记冬天。



“可以离开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但并不来自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

在之前,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习惯别人对自己发号施令。但如今他们只是互相对视一眼后就匆匆离开了,好像在逃离着什么似的。

而这些人的背影看起来都衰老又苍颓。

的确像父亲的形象。

end.

评论(6)
热度(59)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