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卢克&抖森/拉郎】Hide and Seek

失败者恋歌

助理卢克小哥×抖森
小哥推特梗

Hide and Seek




1.
站在这个角度,他是决然看不到Tom的正脸的。
他想大概很少有人会从这个角度看Tom吧——这么想着,他望了望台上与Tom交谈甚欢的明星们以及台下热烈尖叫着的粉丝们。
他们与他一样,搜索着Tom的身影。但也有不同:
他们站在灯光打过来的位置,可以看到Tom因为微笑露出的很多颗牙齿,或者今早弄皱了的、而他还未来得及给他抚平的衣领。
同样的,Tom也可以看到他们。



2.
他仍然可以听到Tom的笑声传过来,看到他或摇摆或走动的侧影。
Tom还是那么开心。“这挺好。”他面无表情地想,“虽然有点幼稚。”
说到幼稚,他又无可避免地联想到几天前自己在推上的所作所为,简直——简直像个幼稚的女粉丝般和别人斤斤计较,一本正经地告诉那人:“Hiddleston is much better!”
我的老天,他还打了个感叹号呢……
这么想着他觉得有些怪异,下意识望了望四周。没有人注意到他。
自然的,Tom也没有。




3.
发出那句话后,他几乎立马就可以想象出Tom会亮着眼睛,对他露出一如既往的、带着傻气的像孩子般稚嫩无比的露齿笑,用他带点兴奋、微微上扬的语调,但是依旧温柔的嗓音说: “Wow,Luke……你未免有些像我狂热的小粉丝?”
他当然也会一如既往地神色自若,甚而可能会一脸平静地随手拿走Tom手上已不知第几块的布丁,帮他理理皱起的衣角。
那么话题自然会成功地转到“今天该不该再吃布丁”或“甜食的利弊之争”上。
要知道,小孩子的注意力总是容易被转移的。
又或者,他也可以对Tom露出一个私底下常有的微笑,告诉他,在他心里:“Hiddleston is really much better。”
所以,Tom应该会大笑吧?
又或许——他突然有些肖想——Tom会用他那念十四行诗时低沉温柔的嗓音告诉他:“Oh dear Luke,but I think windsor is better than mine。”毕竟Tom曾开玩笑地对他说,windsor 可算是国姓呢!
于是他就可以自然而然地、顺理成章地、或者有些蠢地问他:“那Tom,你愿意冠个更好的姓吗?”

他承认这简直近乎无聊与扯淡的离谱了。
但不免还是有些期待。




4.
这种期待持续了有一阵子。
一直到那天他站在Tom身旁,看到Tom拿出手机,上了几天没上的推。
他竟有些紧张了,一时间想不出该以什么方式来回应Tom即将作出的反应。
但不得不说,还是期待的。
他等着他的反应。他等着他微笑的感谢,或大笑着拍肩,甚至是嘲笑着开玩笑。
也或许……
他听到他终于开了口,语气温和:“ Oh dear Luke,you……”
他要问我了……
他快说了……
这么想着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答复的准备,但实际上又准备的非常完美甚而是滴水不漏的。这时候,他的心底涌起一点柔软的酸涩和难得的疲惫,可又莫名地令他觉得有些甜蜜。

然后下一秒这期待就没了。因为有一个非常抒情的音乐突然响了起来——它非常美,美得几乎有些应景了。
但很遗憾,那是Tom的手机铃声。

他还没反应过来, Tom就已打完了电话。似乎是一件挺重要的事,因为Tom神色匆匆地对他说了句什么,就往门外走,脚步不太缓。
“哦——”他下意识地应了声,那声音像小孩子猛然失去了即将到手的玩具,透着失望与不安。
Tom有些困惑地回望了他一眼,旋即拉开了门。
他想他一定是把推上的事——即使它并不是特别重要——忘在脑后了,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知道,小孩子的注意力总是容易被转移的。
  
“拜托!Luke ,你收拾好了么?帮帮忙,顺便帮我拿一下落在床头的包!谢谢!”他有些慌张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他下意识地怔了几秒,然后笑了笑,拿起不远处的包,向外走去。
 
这种多余的期待,他本不该有,至此,也尽数收回。

他抬头对上Tom光影变幻的如星辰般的眼睛,对方微笑着接过包,说了句:“Thank you!”
 于是他缓慢地回了他一个微笑,和他一同坐进车里。奔赴下一个目的地。

 Anytime.”




5.
他早已习惯这个角度。
或许也只有自己属于这个角度——这种想法竟然令他平白有些欣慰了。
他想他与Tom之间,就像一场特别的Hide and Seek。
绝非捉迷藏的幼稚游戏。 
而是从头到尾——
他一个人Seek。
And Hide。




6.
那么也只有这样的角度才适合这场Hide and Seek——
Seek for Tom.
Hide himself.





7.
他想着,一直到抬头才发现台上的活动已经结束。
他搜索了几步,便看到手中拿着件外套的Tom同样在四处寻找着什么。
他想自己该从藏身处出去了。
于是他快走了几步,上前去接Tom手中的外套,对方挂着一个有些疲惫的微笑,对他说:“Thank you,Luke。” 他想说什么,可侧头便看到有几个人朝Tom走了过来:那是Tom的朋友们。
于是他又回到自己的藏身处,回到了这个角度:
站在Tom不算太远的身后,手上抱着他的外套。




8.
 My pleasure,Tom……Anytime.”
 走之前,他听到自己轻轻说。

Fin

 

2015-01-10
评论
热度(7)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