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全职/韩张】【友情向】友情岁月

纯友情向
韩文清生贺

【韩张】 友情岁月


1.
“啪嗒——”门开的声音。年轻的女生看着老人迅速地走出卧室,撇了撇嘴:“爷,你还真是分秒不改啊。”

近六十岁的男人面色如常,有点冷意的抬眼扫了过来:“又吃蛋糕,多大的人了。”

不了解他的人多半会被这又硬又没感情的声音吓一跳,几乎近似呵斥般,但女生只是吐吐舌头:“你别管。快出去吧,等一下你迟了张爷爷怪你你可别怪我啊!”

“……” 韩文清瞪她一眼,拿起门旁挂着的大衣,出门了。

外面很冷。寒风吹的他不住的咳嗽,只有在这种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可他的步子还是那么快,和二十年前,甚至三十年前一样,走路不快的人很难跟上。

他总是不知如何慢下来。




2.
“喂!我说?”

感觉后面有人在喊他,韩文清心里顿了两下,随着脚步停了。
扭头,正好是那人。
比他年轻不了多少的面容,因为这寒冷的天气与小追了几步,急促地呼吸着。感觉雾气都快把他的眼镜淹没了。

“不是说好在广场?”他有些不满地问对方。

张新杰一愣,然后默默在脸上浮起一个笑:“是旧广场,不是新广场。那边哪有菜市场?”

“……”韩文清面容一黑,“我又没买过。”

“……嫂子真不容易。”张新杰小声吐槽了一句。抬眼就是韩文清绷得紧紧的脸。“感觉他的皱纹都要裂开了――啊,我好想笑。”他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倒是不动声色,只把手上的菜篮往对方眼前一晃:“没带?”

“没塑料袋?”

“环保。”

“手拿。”他说完转身就走,连看都懒得看张新杰一眼。

”……”张新杰拿下眼镜用手擦了擦,戴上后一步并三步地跟了上去。
好像是控制的很好的节奏,跟的不紧不慢,虽然还有一定的距离,但并没有逐渐拉大。
他下意识地抬手看了眼表。时间恰好。

这么多年,还是一如既往。




3.
从菜场出来,韩文清怀里抱了一大捧菜。虽然有塑料袋装着,但终究不够长,菜叶上还有水滴,他的前胸都快湿了。脸色更加难看。

觉察到旁边的喘气更急了些,韩文清皱了皱眉头:“找个地方坐坐?”

他说完也不等人回答,三两步就朝广场的座椅走去。
身后的张新杰无奈地叹口气,跟了上去。



早晨已经过了大半,太阳有些畏畏缩缩地探了个脑袋,雾气快散完了。
他们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并肩坐在广场的木椅上,身旁放着一大堆菜。和别的老人看起来也没有多大区别。
张新杰“嗤”笑了一声。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我觉得你越老越开心似的。”

“这样才会老得慢一些。”

“……”

“什么时候回去?”

“你刚刚在笑什么?”

“……想起很多年前的这么些个早晨,都是在训练室里度过的。”

“……”

“哪里知道,冬晨的太阳,这么舒服呢。”他像是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额头上的皱纹轻轻皱在了一起。

“……”

“老韩?”

“嗯……”

“为什么,想起跟我出来买菜?”

“你数学不错。”

“嗯?”

“省钱。”

“……”

“也算——老搭档了。”

“……”张新杰侧眼看了看身边的人,“嗯……还要继续么?”

“当然。”



没过多久,他们站起身,清晨的雾气早已经散尽。
他们回的是不同的家,但好在是同一条路。
已经有电话在催他们快些回家。
韩文清接电话时张新杰还听到小女生叫着“爷爷再不回来我们就没饭没菜吃啦!”



4.
他们都有这样平凡又幸福的生活。

张新杰跟着他身后,懒懒地想。脚步不由地慢了下来。前面的人背脊无法避免的开始弯曲,虽然仍旧比自己笔直了不少。他想起很多年前他也是这样走在他的面前,带着他们,走在霸图的最前端。
从不知退却与停滞,一如既往地向前,背脊挺得笔直笔直,并且永不回头。

“你还要走多慢?”

前面忽然传来那人略微不快的声音。张新杰一惊,快步跟了上去。

“真是越老脾气越大。”

他无奈又有些不满地想。






5.
然后他们聊着无聊又琐屑的家长里短,神色倦倦,一同走在多变无常的初冬里。



Fin.




评论(7)
热度(19)
  1. 珈璩昆古尼尔 转载了此文字
    一如既往!老韩生日快乐!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