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River Phoenix】性爱与其他

儿童节


【凤凰河】性爱与其他

他的少年接触到无数次粗暴甚而仪式性的性事,对于性交的了解与感受来源于父母的某种引领与强迫。

他同不认识的各类人种的女人做爱,即便那时他不过是个孩子。唯有睁着一双稚气未脱的绿眼睛,盯着那些面目可憎的自以为是的女人的面庞,一下一下,晃动着他长长的、瘦弱的双腿和身躯。
这是两腿之间的感观与效应,或者也是两耳之间的感受,有时候他能听到喧嚣之间类似于圣歌般的旋律。

后来他发现那是他的父母在不远吸食着致幻剂,进入了他们的“宗教觉醒”,高唱着教歌仿佛在助兴一般。他们说这些性事也是一种宗教洗礼――
“我们是年轻的嬉皮士,我们热爱信仰与生命。”“你是河流,能够洗去俗尘,净化灵魂,温柔又朴素。”
一个荒唐的性交教派,他们却自称“爱的家庭”,他感到十分地好笑。



他的绿眼睛里的光芒逐渐变得又冷又锋利。后来有一次,他接受采访时,用讥讽的语气嘲弄了一番这样混乱又淫秽的经历,然后他又无奈表示这只是几句玩笑话。
有时候他想无法无天一点,可事实告诉他,不,他不能。

他非常喜欢Rain,他聪明又可爱的妹妹。
当然,不得不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被迫出去为那些教派唱圣歌的时候,只有Rain是和他一起的。他们享受着来自那些可怕的大人的夸赞或者起哄的时候,也是Rain与他一起的。
幼年的他和Rain就像两个被推向被世间注视的高台的连体婴儿,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同歌唱,一同舞蹈,甚至要露出同一种微笑,为了不让自己和家人食不果腹,流离无所。
有时候加拉加斯的街头人烟稀少,Joaquin和summer就偷偷冒出来抢他的小吉他,然后不安分的鼓捣很久。

他的记忆里和他在一起的Joaquin很像普通家庭里的弟弟。虎头虎脑,贪玩好动,调皮捣蛋。他没有有幸见到《鹅毛笔》在梦中与尸体缠绵的Joaquin,没有有幸见到《大师》中与裸女沙雕做爱的Joaquin,也没有有幸见到《角斗士》里无能又暴戾的国王Joaquin。
某种程度这也是他的幸运,Joaquin在他心中到最后都一直是那个抓住倒下的他的衣角,哭个不停的孩子。他没有看到后来与他相似的阴郁双眸。



也没有想过自己作品的永恒主题。
逃亡与流离似乎是经常的画面,家庭价值的冲突与文明的失落感、名利场洪流之间的自我反省与自我否定,拉开成他生命的轴线,使他永远保有某种让人着迷的边缘感,却没有料想到长线最终的戛然而止。
他的故事写到一半断了墨,荧屏光影深处却还藏着能够再次去发掘的秘密和美丽。

当他睁着眼在脏乱、嘈杂混带粗重喘息和沉闷空气的出租屋里晃动着身躯,袒露着肉体的时候,也没多余的心情去思考过有关未来的恒久与生命的意义。
关于他的手指划过的带着汗水的湿漉漉的发丝,他的金发不可控地贴上的脖颈,他的双腿交缠过的身躯,都沦落为了童年一场荒唐的幻梦。

他想,他从科罗拉多的河岸开始,一路流浪。
行过混乱的休斯顿北部、不堪的加利福利亚、荒唐的德克萨斯、肮脏的洛杉矶……

然后就成了这样一条混浊的河流。

评论
热度(32)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