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祖震】甜品

第一次写祖震 一个不成故事的片段 不太好
宛如两个有点傻的纯情少男 就没有写出他俩千分之一

但爱和甜是给爸比的! 爸比生日快乐!

甜品

Dan第一次见阿震的时候,凭脸感觉这个人应该很stiff。

所以当对方端着碗开口说:“我能和你拼个桌吗?”的时候,Dan就忍不住笑了。那声音软绵绵的,又轻又柔,听得人像喝了青梅酒,脚下飘忽忽踩着风。

这家店这个点很火爆,Dan也是个慕名而来的游客。

他回答:“可以啊。”

阿震也冲他笑,Dan觉得他应该是在笑他稀烂的国语,于是也不甚在意,毕竟大家各自扯平。



他们共同埋头认真吃起了汤圆,大概都在思索要如何礼貌进行交流。

阿震先想到了:“你是花生馅诶。”

Dan被这个“诶”字的尾音取悦到了:“你不喜欢吗?”

“我小时候很喜欢……现在觉得花生馅有点幼稚。”阿震笑嘻嘻地说。

Dan往他碗里看了一眼,正巧有个汤圆被他咬了半口,黑芝麻馅流出来:“黑芝麻也很幼稚啊,它的粒比花生还小一些吧。”

邻桌的女生好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笑得背禁不住抖了起来。

阿震和Dan共同感受到了这种嘲笑,端着碗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禁不住一齐弯起了眼。

“你来台湾旅游吗?”

“是啦。”

“香港人?”

“也算吧。”

“一个人?”

“一个人。”

……

虽然是看起来很贫瘠的对话,但两人还是蛮津津有味的。大概汤圆很好吃,Dan的心情也一直甜甜的。

结账的时候老板以为他们是兄弟,只收了Dan一个人的钱。他们才发现对方的长相和自己还真有些相似。Dan不要阿震的钱,大方说算作请客。阿震不好意思笑,跟他推脱几下,最后约定要做他的向导来报答这一碗汤圆。

于是他们交换了号码。Dan存下联系人的时候感觉脸有些发热了,不知为什么就觉得这很像电影里的“艳遇”情节,可惜对象并不是个美人。


阿震说好第二天早带Dan去吃芋圆,那家店有些偏,不太好找。他跟Dan描述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约在昨天那条街口碰面。

结果自己却睡过了头。

等他急冲冲地赶去约好的点,Dan已经不在了。他才想起拿出手机看看。这个时间还有一点点雾气没有散,阿震拿着手机站在有点朦胧的街道,旁边早餐店的热气和喧嚣传出来,欢欢喜喜地跑进他耳朵里,让他忍不住轻轻勾起了嘴角。

Dan没给他打电话,只发了信息:

“我到了。”

“你睡过头啦?”

“那我等等。”

“哎呀,我应该找到这家店了,挺好找的啊。”

“我在这家店里等你。^ ^”

阿震并没有在店里看到等他的Dan,等他打电话过去一问,才知道Dan根本找错了地方。他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去Dan指的那条巷口,他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背着背包,已经吃完了一碗芋圆,看到他来立刻便朝他挥手。

阿震吃过这家芋圆,他觉得并不符合他的口味,但是Dan好像觉得很好吃,要他坐下来吃一碗。他想起昨天的黑芝麻和花生馅,大家的口味毕竟是不同的嘛,于是他也不告诉Dan找错了地方。跟着坐下来吃了一碗并不和自己的心意的芋圆,然后抢着付了钱。

Dan:“这个东西软软糯糯的,又很顽皮有趣的感觉,很像你们台湾人。”

阿震:“你觉得台湾人是这样?”

Dan笑:“就是你这样。”

阿震不太同意他的话,又不知怎么反驳。只好转移话题,问他要不要搭捷运去中正纪念堂参观。既然说了要做向导,就一定要地道一些才好。

Dan欣然同意。


台北的清晨还是藏着热闹的。捷运的人大多面部紧张、神色匆匆,上班族尤其多,大概因为赶时间或者工作的忧愁没有太多丰富的神色。

当然,也有一部分快活的人。像他们一样谈天说地。坐上捷运后阿震话就更多了起来,Dan看着他,静静听他讲台湾,讲纪念堂和官邸以及公园,讲温泉和夜市,并憧憬了一下晚上一同去居酒屋。时不时也插几句话。


Dan感觉到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在隐隐告诉自己,他的这场旅程可能在开启一次前所未有的冒险。

就用那碗汤圆做开端,以这趟捷运为起点,身边的人做同伴,驶向一个让他暗暗期待的,有些温吞、有些刺激、有些陌生、有些浪漫的未知地点。

2017-08-17
评论(11)
热度(40)
  1. 快递员阿震昆古尼尔 转载了此文字
    超——甜甜到我 我一大早就甜哭的甜!!谢谢我最最最可爱的乖儿爸比爱你(* ̄3 ̄)╭♡
© 昆古尼尔 | Powered by LOFTER